我们是至亲,不应是仇人

原创    盈科法匠律师    2020-11-04

婚姻崂山律师咨询电话

这是一个亲人反目的故事。

这个案子发生在姐弟俩之间,周四刚开完庭。

姐姐今年68岁,弟弟49岁。

姐姐是原告,弟弟是被告。我是姐姐的代理人。

17年前,姐姐把房子半卖半送地给了弟弟。

这几年,弟弟与姐姐反目,甚至当面辱骂姐姐。

现在,姐姐起诉弟弟想要回房子。

其实,这已经是姐姐第二次起诉弟弟。

2019年3月,姐姐以侵权之诉起诉过弟弟,因请求权基础错误,一二审均败诉。

今年春节,姐姐通过朋友找到我,希望我来代理,帮她讨回公道。

我告诉她,其实,有时候法律也给不了公道。姐弟俩的事情,还是关起门来自己解决更好。

她不甘心,更多的还是因为委屈、不平,三番两次地让朋友找我。

我看了一、二审判决书、开庭笔录、证据材料之后,接受了姐姐委托。

图2.jpg

姐弟俩的故事要从33年前说起。

1987年,姐姐35岁,已婚嫁多年,生有一子一女,儿子15岁,女儿13岁。

姐姐、姐夫吃苦耐劳,经营着一家酱菜店,生意不错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
姐姐和很多人的姐姐一样,自己日子过好了,却总是惦记着那个和自己相差19岁的兄弟,担心他的日子艰难,娶不上媳妇。

终于,姐姐把弟弟接到了自己家,和姐姐一家一起生活。

那一年,弟弟16岁。

姐姐待他如同子女。自己的子女有什么,他也有什么,比如自行车、录音机;子女没有的,他也有,比如牛仔裤、大喇叭裤。

弟弟和姐姐的子女年龄相仿,因朝夕相处,感情甚笃。

甚至,今天姐姐的女儿回忆起来,还记得"那时候他总会抽空把我的自行车擦得铮亮——回忆起这些还是很美好的。"

这种美好持续了好多年。

弟弟年轻,肯吃苦,不惜力气,帮着一起打理酱菜店,日子过得和和美美。

美好的时光总是飞快。

图3.jpg

1990年,姐姐给弟弟出钱开了一个小卖部。

不久他跟村里的一个女孩恋爱了,女孩很快怀孕了。但当时两人都不够结婚年龄,只能先定亲。姐姐出了定亲钱。

1992年,弟弟的儿子出生了,费用都是姐姐出的。

后来,弟弟把小卖部开黄了,还欠了不少债。姐姐替他收拾了烂摊子,让他们一家三口回了家。

当时弟弟没地方住,姐姐就给他租了自己邻居的房子,姐姐总是希望离弟弟近点,互相好有个照应。

房租和生活费用都是姐姐负担的。光有地方住还不行,他还得养老婆儿子呀,姐姐又给他本钱,他卖起了猪头肉。

卖猪头肉这营生没干好,又欠了债,他就躲开了。

然后,好几个人到姐姐家要债,还要利息,姐姐没办法又给他还了债。

后来他夫妻俩经常吵架,女方动辄离家出走,姐姐和母亲去劝架,她竟动手打了母亲。

最后,女方扔下儿子走了,再也没回来,他的第一段婚姻结束。

没办法,姐姐又让他回来一起经营酱菜店。

终于,他二十五六了,该成家了。姐姐到处托人给他提亲。

不过,他自身条件一般,还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儿子,娶媳妇就更不容易了。

1997年,他跟一个刚刚失去丈夫的女人彼此满意,之后,俩人就住在一起了。为了让他们养家糊口,姐姐把经营不错的酱菜店转给了他们。

1998年,俩人要结婚,但他没有房子。姐姐毫不犹豫地答应让他俩在家具街的房子里结婚居住。这样,姐姐又为他操办了算是第二次婚事。

第二年,弟弟的女儿出生了。

有了家,他有了动力或者说野心。2000年夏天,他又提出把酱菜店转回给姐姐。

他开始倒卖私盐,他要赚更多的钱。日子越来越好了,但祸事也由此埋下。

2003年,姐姐把原家具街的房子半卖半送地给了弟弟。弟弟一家有了安身立命之所。

2007年,弟弟倒卖私盐东窗事发,姐姐为了"救"弟弟,四处奔走呼号,但于事无补,弟弟最终还是入狱服刑。

2012年,弟弟刑满出狱。

弟弟出狱后,不仅没有去看望姐姐,甚至对上门探望的姐姐破口大骂,仿佛换了一个人。

之后,姐弟俩关系开始恶化,也不怎么来往了,往日亲情不再,最终反目成仇。

这就是姐弟俩的故事。

图4.jpg

开庭结束了,我在这个案件的《开庭小结》中写了这样一段话:

姐姐比弟弟大了19岁,对弟弟从小照顾有加,待如子女。

弟弟和姐姐的子女年龄相仿,朝夕相处,感情甚笃。

即使今天,姐姐的女儿还记得他每天把自己的自行车擦得锃亮,姐姐的儿子一直在说其实他是一个好人。

我相信,弟弟内心深处也一定会念着姐姐的好,也会时常想起与姐姐亲如一家的美好曾经。

弟弟不愿向姐姐低头,也许只是想在姐姐面前保持所谓的尊严和体面。

很多时候,我们会对别人忍让,却把倔强留给最爱我们的人。

我相信姐姐的儿子说的:他不是一个坏人。

其实,好坏都是相对的,好和坏往往是一念之间。

我想,弟弟的性情转变应该和5年的牢狱生活分不开。

牢狱之灾对任何一个人来说,都要饱受身心两方面的巨大摧残,一生都不会忘却。

我们想象不到,弟弟在这五年里经历了什么,承受了什么,改变了什么。

弟弟是幸运的,在年弱无助的时候,有姐姐的无私疼爱,姐夫的宽容扶持,有爱的人心里才会有阳光。

弟弟又是不幸的,为了赚钱铤而走险,入狱五年,与世隔绝,逐渐失去了分析辨别的能力,与姐姐一家的亲情渐行渐远。

但是,姐姐真的能像自己说的,对手足之情断舍离吗?其实未必。

正如我在法庭上说的,这个案件无论谁赢谁输,一旦判决,双方都是输家。

至亲面前,我们输不起;其实,我们也赢不起。

因为,无论输赢,亲情不再。

 

版权声明:本文系@青岛盈科法匠崂山律师团队王龙律师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扫一扫关注微信